• 桐城鋅米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盛百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當前位置: 桐城 > 文化桐城 > 桐城故事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[名家逸事] 方苞恃理傲王侯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7-08-10 來源:網絡收錄 作者:桐城派研究 瀏覽次數: 我來說兩句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關鍵字: 方苞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導讀:清初,桐城方苞,時文譽“江東第一”,古文稱“韓歐復出”,文名震天下,為桐城文派一代宗師。他雖以《南山集》案株連入獄,康熙卻朱諭:“方苞學問,天下莫不聞”,特赦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清初,桐城方苞,時文譽“江東第一”,古文稱“韓歐復出”,文名震天下,為桐城文派一代宗師。他雖以《南山集》案株連入獄,康熙卻朱諭:“方苞學問,天下莫不聞”,特赦出獄,以“奴籍”召入南書房;雍正詔免其“奴籍”,升內閣學士;乾隆恩寵有加,封其為禮部右侍郎。顯而易見,方苞因才學過人,受到三朝皇帝的禮遇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乾隆年間,方苞與履恭王共同主持禮部事。履恭王以貴胄自持,盛氣凌人,獨斷專行,處事過當,怨聲四起;方苞則正氣凜然,不避鋒鏑,常常拂袖動容,據理力爭。履恭王老羞成怒,惡語傷人:“禿老頭子竟敢如此!”方苞毫不示弱,反唇相譏:“王言如馬勃味!”禮部“炸鍋”,履恭王與方侍郎“舌戰”,一個仗勢,一個恃理,針尖對麥芒,互不相讓,事情鬧到朝廷,乾隆雖未降罪履恭王,卻分析事理而嘉許方苞,事情罷休,履恭王奈何不得,怏怏而退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方苞自幼體弱多病,進入老年,體質益弱,腳更不靈便。有一天,方苞拄杖步行,拜偈查相國。查府門仆自持豪門貴宅,見來著是個文弱老叟,漫不經心,遲遲不予通報。方苞腳力不濟,不宜久立,再次懇請,門仆未得“小禮”,仍置若罔聞。方苞頓時怒火中燒,區區門仆,竟敢如此倨傲,成何體統!舉杖猛叩仆頂,仆抱鮮血淋漓的頭顱,狂奔入告。查相國聞訊,匆忙出府,降街迎接。方苞怒氣正盛,當面指斥:“君貴為天子輔臣,理當平易近人,對待下屬,豈可縱容豪仆,公誤多矣!”方苞言罷,轉身欲去。查相國受到方苞的數落,自知理屈,連忙長揖謝罪,嚴斥門仆,邀請方苞入室,盛情接待。事逾不久,方苞因事復至查府,門仆一見,慌忙逃走,大呼:“舞杖老翁又來矣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方苞立朝直言,世人皆以“文士”目之,不知其耿直若此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責任編輯:桐城派研究)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脱了老师的裙子猛然进入